史話》暗殺漢奸張嘯林的內幕──杜月笙的義僕之2(王亞法)

史話》暗殺漢奸張嘯林的內幕──杜月笙的義僕之2(王亞法)

當年上海灘之大亨,左起張嘯林、黃金榮、與杜月笙。(圖:杜姚谷香提供)

OK超商加码庆母亲节 限时咖啡买二送一、糖饼第二件6折起

上海1937年,在上海「八一三」戰爭打響後,杜月笙在日本人的眼皮下於11月25日深夜,從浦東得公和祥碼頭,和宋子文、錢新之、徐新六等人一起登上「阿拉密司」英國輪船,去了香港。

隨後萬墨林也潛去香港。杜月笙見到萬墨林說:「墨林,我曉得你這趟跑出來很不容易。不過,你只可以在香港玩幾天。然後,你還是回上海吧!」

吴子嘉:国民党将出现「诸侯自救联盟」 填补党中央的无力

當時,萬墨林不明白杜月笙要他留在上海的用意,所以他說:「爺叔,上海公館裡有的是人,看家用不着我。不如我還是留在香港,服侍爺叔吧。」

北 區 租 屋

《生医股》Chiesi创新罕见疾病注射药物 友华取得台湾与东南亚代理权

杜月笙卻深沉地說:「還是上海用得着你的地方多。」

杜月笙的吩咐,他從不敢有違,只得無可奈何地請示:「爺叔,儂要我幾時回去?」

杜月笙說:「香港地方大,你就在這裡白相一個星期吧。」

萬墨林又問:「回到上海之後,爺叔要我做點啥事體?」

杜月笙略想了想回答:「頭一樁,凡是漢口,香港去的朋友,你要好好招待,他們有什麼需要,你要設法辦到。其次上海有什麼消息,只要與我有關的,你隨時寫信來告訴,第三才是看家。」

萬墨林返回上海後,配合軍統特工參與了多次暗殺漢奸的活動,但因故事曲折,篇幅有限,筆者忍痛割愛,暫作略去。不過在暗殺張嘯林一事上,萬墨林是知情者。北京的中央電視臺曾有張嘯林遇刺的節目,但與萬墨林的回憶頗有出入,故筆者順便編錄,以供參考。

杜月笙和張嘯林本是把兄弟,張嘯林當年拜在季雲卿的門下,在青幫中是「通」字輩,有一定地位。傳說杜月笙早年和別人爭地盤,被打得奄奄一息,幸虧張嘯林救了他,給他治病施藥,兩人關係親密,義結金蘭,所以在華格皋路(今寧海西路)的房子也造在一起,雖隔門而居,而院子中間開了扇門,可以走動。

張嘯林痞子出身,說話粗魯,籍着當年的救命之恩,在公衆場合對杜月笙時有不恭,好在杜月笙涵養好,不與計較。

卻說黃金榮、杜月笙、張嘯林,本是上海灘叱吒風雲的青幫三巨頭,在「四一二」清黨時,配合蔣介石立了戰功,更是如日中天,不可一世。但是隨着各自利益和志向的不同,彼此間漸漸露出扞格,分道揚鑣,直至張嘯林被殺。

momo购物网流行精品购物节 买指定品牌不限金额登记抽LOEWE包

萬墨林是杜月笙的忠僕,在杜張頡頏一事上,難免有袒護杜月笙之意,但是從人品和江湖道義來講,杜、張二人有天壤之別,張嘯林作惡多端,是可殺而不可赦的一位。

張嘯林見利忘義,先是得罪了黃金榮。筆者在《黃金榮臨老入花叢》一文中,交待過黃金榮愛吃嫩草,看中比他小30歲的平劇坤伶露春蘭,拋棄結髮夫人葉桂清,與露春蘭結婚。不久露春蘭和富家子弟薛二捲包私奔,帶走了黃金榮的大半私蓄,一時小報喧譁,弄得黃金榮大失顏面。後來由杜月笙出面,請了上海會審公廨的法官聶榮卿調解,案件終得解決,露蘭春歸還擄走的財物,黃金榮簽字答應離婚,一場鬧劇就此告終。

中纪委:2023年立案行贿1.7万人 移送检调3389人

這原是一件已經了結的事,但張嘯林爲了敲薛二的竹槓,借清黨的幌子,在沒和黃金榮和杜月笙商量的情況下,抓捕薛二,給他套上「共產黨」的紅帽子,進行敲詐。薛二的父親是上海灘著名的顏料富商。他爲了救兒子,花了20萬大洋,託人擺平了事。這件事弄得黃金榮很狼狽,他咆哮:「他爲了弄錢,把大家已經忘記的事翻出來,讓我出醜,外面傳說是我敲竹槓,難道我黃金榮會要賣家主婆的錢嗎?」

女儿爱上爸爸结拜兄弟 金钟视帝打完只能认命

再說清黨結束後,上海戒嚴司令部貼出佈告,爲恢復社會秩序,勒令地方武裝,繳出槍械。當時共進會剿共的武器,絕大部分是黃金榮、杜月笙、張嘯林出資購辦的。清黨結束後,又收繳了不少共黨武裝分子的槍械。在這事上,杜月笙誠服國民政府,全力支持戒嚴司令部的命令,恢復地方治安,同意上繳武器。杜月笙的高風亮節得到共進會同志的一直讚賞;而張嘯林卻不同意,自傲清黨有功,要求保留一支武裝及經營鴉片的特權,堅持要把槍械運進法租界,擴充自己的實力……這個問題遭到杜月笙的反對,兩人爭論起來,爭論時張嘯林出言不遜,使杜月笙當衆難堪。

事後張嘯林爲了挽回關係,請杜月笙去他鴉片室密談,那天是萬墨林陪杜月笙一起去的,密談那刻,張嘯林把萬墨林擯在門外。萬墨林在門外偷聽,記錄了兩人談話的內容,綜合起來,張嘯林要繼續做販毒和開賭場的生意,趁此機會,大施拳腳,而杜月笙則表示要迎合新時代,兩人談得不歡而散,自那次密談後,張杜就此分道,張嘯林在福熙路(今延安中路)開設賭場,對外宣傳是黃金榮、杜月笙、張嘯林合作經營,用萬墨林的話講:「其實是黃金榮不理不睬,杜先生裹足不前。」

1927年杜月笙被蔣介石召去南京接見,授予少將軍銜,就此他洗心革面,脫胎換骨,思想觀念和生活習慣煥然一新。那時他已經40歲了,但決心從頭開始學文化,每天練習書法,抄《三字經》,從不懂握筆,到把「杜鏞」的簽名寫得筆墨圓潤,不久就能自批公文和寫便條。有空就請人讀報,探討時勢,還請學者和專家來講解政治、經濟、歷史、地理等課程,漸漸地他每天坐在寫字檯邊的時間比坐在牌桌邊的時間還多。

與杜月笙合影,右爲萬墨林,左爲杜氏表弟故立法委員朱文德。(時報週刊檔案照片)

「八一三」淞滬之戰,上海和江浙一帶淪陷,日本人企圖請一些有影響的人物出山做傀儡,維持局面。這時候杜月笙去了香港,黃金榮又裝病不出,日本人把目光就放在張嘯林身上。張嘯林出身低微,原是杭州一個小混混,見此機會,便活躍起來。他在一位漢奸朋友牽線下,和侵華頭子土肥原拉上暗線,洽談合作條件。

張嘯林託人傳言,向土肥原提出要當浙江省僞主席,土肥原一口答應。張嘯林滿心歡喜,準備和土肥原見面,簽署約定。但在見面的地點上,張嘯林以爲日本人有求於自己,故而提出先要土肥原來張公館拜會,然後再去虹口回拜土肥原。而土肥原卻老奸巨猾,以談論機密大事,要找一個雙方合適的地點,主張在虹口的東湖旅社會面,張嘯林略一思考,便同意了。

出發那天,張嘯林帶了8名保鏢和幾位親信,分坐3輛汽車,從外灘過外白渡橋,向虹口駛去。卻說外白渡橋虹口的橋堍,有日本憲兵隊和海軍陸戰隊各設立的崗哨。張嘯林一行的汽車,過了外白渡橋,先遭到憲兵的盤查,憲兵已經接到土肥原的通知,馬上給予放行,而海軍陸戰隊的崗哨,卻以沒有接到通知,堅決不予放行。3輛汽車被晾在蘇州河邊大半天,很是狼狽,市民在私下傳說,張嘯林親自到虹口拜見土肥原,要出山做上海市長了,其實這是土肥原設下的詭計,打擊張嘯林的霸氣,讓他有苦說不出。

俄羅斯軍用運輸機墜毀74死 安理會將召開緊急會議

杜月笙在香港知道此事,緊急派人給張嘯林傳話,千萬不能上賊船當漢奸!

張嘯林對來人用上海話粗魯回答:「斥那娘咯X,老子有奶就是娘!」

張嘯林已是不可救藥,鐵定要當漢奸了,軍統決意將其列入制裁計劃,關於這點,歷來有兩種說法:一種是礙於張嘯林與杜月笙有20多年的交情,是把兄弟,戴笠行動前曾向杜月笙徵求意見。杜月笙不置可否,話意傾向同意;而萬墨林的說法是,戴笠很體貼杜月笙,不讓他知道,杜月笙對此事毫不知情。

在制裁張嘯林之前,軍統先在更新舞臺槍殺了他的漢奸搭檔俞葉封。俞葉封被殺後,張嘯林見形勢不妙,便龜縮在家裡不敢出門,偶爾出門,也是戒備森嚴,僱十餘名保鏢,前呼後擁,分乘3輛汽車,使對方無法下手。一次他的車隊在善鍾路霞飛路遇上紅燈(今日之常熟路淮海路口),被埋伏在那裡的軍統特務開槍猛射,幸虧他的司機機靈,僥倖逃脫。受此驚嚇,張嘯林更是連大門也不敢出,然而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,張嘯林還是在家中被射殺了。

關於被射殺的細節,萬墨林是這樣寫的:

史无前例 英国自本土送9卫星上太空

民國1940年8月14日,那一天保鏢們閒得無聊,在天井裡高聲吵鬧,被張大帥在3樓聽到。他伸首窗外,厲聲喝罵,吩咐保鏢頭子阿四繳下他們的槍械,全都滾蛋。張大帥氣勢洶洶,罵得非常難聽,惱怒了一名久已不滿而且槍法奇準的保鏢林懷部,他也仰起頭來回罵了幾句,罵得兇性大發時,便拔出手槍,一槍射穿了張大帥的咽喉。

張大帥身子朝前一撲,伏在窗檻上氣絕,得年65歲。他死後林懷部還不放心,他拔槍飛奔,直上3樓,衝進張大帥所在的那個房間。正好有一名張大帥的學生,江蘇僞箔稅局局長吳金桂,在房裡打電話報告巡捕房。林懷部手起一槍,打出了吳金桂的腦漿,又在死了的張大帥身上補了一槍後,在快步下樓衝出大門,在華格皋路上高聲大喊:「我打殺了大漢奸,我打殺了大漢奸!」

邓佳华激战女模26秒片流出 爆青筋嗨喊:好大哦

然後,他站在街上不動,等候法租界的安南巡捕趕來,毫不抵抗,束手就擒。

林懷部因爲連擊二人,被判長期監禁,抗戰勝利後他獲得釋放。他認爲自己殺了大漢奸張嘯林,有功於國家民族。所以託人來請我代向中央推薦,讓他也分沾一點地下工作人員的光榮。對於林懷部的要求,我唯有婉言拒絕。因爲杜先生和張大帥是結拜兄弟,我不能攬上這個罪名,再則林懷部和地下工作根本無關,他殺張大帥和吳金桂,純碎出於泄私憤……

諸位,萬墨林這段回憶就不可信了,他把林懷部的義舉說成是泄私憤,有失厚道。坊間傳說,林懷部就是軍統通過萬墨林推薦給張嘯林做保鏢的。萬墨林如此說法,可能爲了護衛杜月笙,有難以啓口的隱衷,當然從他忠於杜月笙,避大人違的角度亦可理解了。

據戴笠手下的軍統殺手,陳恭樹在《上海抗日敵後行動》第316頁中說:「提起張嘯林這樁案子,我說是我們軍統局上海區乾的,當然順理成章,勿庸置疑。因爲無論是在新聞報導,時事述評、工作報告以及檔案記載中,都做如此認定……在我接任上海區之前,時在27年(1938),上級對張嘯林已經下了制裁令;當我28年(1939)8月接任之後,上級乃重申前令,即速尋覓線予以制裁,迨至29年(1940),且一再催辦……另在上海區,不知詢問過多少遍了,沒有一個單位回答是有辦法的。一直到29年(1940)6、7月間,纔算接到『行動第二大隊』大隊長趙聖(吉震蒼)的報告,他語焉不詳的只說已經在張某家中佈置了一條內線,也提到就是張某衆多保鏢中的一個,什麼條件都沒有,一待有機會,便可相機行事……」

合库开发金融科技进军企金 新推出「客户洞察平台」助阵第一线行员

從上述資料判斷,林懷部槍殺張嘯林是受軍統指揮的,從陳恭樹回憶中可以證明這一點,至於爲何林懷部被抓坐牢,直至抗戰勝利後才獲釋,恐怕內中另有隱情。

年前工作不顺 男酒醉离家失联 家属急报案暖警助返家

林懷部槍殺張嘯林一事,在報上轟動一時後,便消聲匿跡了。直到1984年4月,陳恭樹偶然遇到一位來自香港的朋友。據這位朋友講,他香港的一位親戚,曾經在大陸蘇北「上海第X農場」和林懷部在一起勞改,他是第三大隊,林懷部是第四大隊。

不满硬是被开门路过 枋寮男子肩膀挨4刀

林懷部的下場,真叫人唏噓,他捨命潛入虎穴,任務完成出色,結果軍統沒有給予褒獎,反被萬墨林說成:「林懷部和地下工作根本無關,他殺張大帥和吳金桂,純碎出於泄私憤……」不幸以殺人罪坐牢至抗戰勝利後才被釋放,1949年後又以軍統特務罪繼續坐牢,生死不明,嗚呼哀哉。警示後人,在這個世界上,不管做哪方的特務都沒有好下場,尤其當殺手的,狡兔死走狗烹,抑或完成任務後喝慶功酒被滅口,哪個營壘都是這樣,歷來如此。

东方神起首尔户外演唱会 2.2万粉丝朝圣

槍殺張嘯林的故事簡暫敘述至此,至於林懷部義士在大陸的最終結局如何?但願在其他人的回憶錄中能夠看到下文。

【未完待續】